不是要抱大腿么,来,乖,本王教你如何抱紧第三条大腿……

作者:网络    历史学习网   2021-05-05

【www.lsxuexi.com - 历史】

第一章 毒杀新婚夜

年初一,大年三十下了一天的雪,终于停了。

京城知府安家。

空气中弥漫着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凝重压抑气氛,其中还掺杂着浓烈的血腥味。

前头的院落躺着两个浑身鲜血淋漓,被打得晕死了过去的老妈子和小丫鬟。

跪在院落前其余的丫鬟婆子们身子个个抖如筛糠,更有胆子小的,哭得眼泪鼻涕全都出来了。

大厅里。

“孽障!”

随着沉闷的呵斥声一道响起的,还有清脆的巴掌声。

“老爷,使不得啊!”

严氏看到自己的长女安若缨连连被打了好几巴掌,即刻扑了过去,用自己怀有七个月身孕的身子挡在了她的前面。

“老爷,这事怨不得若缨啊!安夕颜那个贱蹄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是个拦不住的傻子,是她冲撞了安亲王府的马车,你不能怪罪在我若缨的身上啊!”

看着女儿如花似玉的脸庞左右两边都被打下了五个鲜红的指印,对躺在里间半死不活的安夕颜,严氏越发的痛恨了。

“你明知道她是个傻子,你也不看着她!你知道你们冲撞的是谁吗?那是安亲王墨少卿。

是杀人如麻,活剐了人都不带眨眼的活阎王,这事他要是怪罪下来,咱们安家上下上百口一个都别想保得住。”

安尹韦气得浑身发抖,脸黑如炭。

可在说到京城这个人人闻之色变,杀伐果断,手上沾满血腥的安亲王墨少卿时,眼里的惧色却是藏都藏不住。

那可是个满京城就连皇上都要畏惧三分的厉害人物。

也正因为如此,他气得把今早伺候她们出去的老妈子和小丫鬟一人各打了五十大板。

“父亲,这事真不能怨女儿,是安夕颜她自己不知死活硬闯上去的,你看,我当时为拦着她,手都擦伤了。”

安若缨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脸上的疼痛了,哭着跪在地上爬到安尹韦的面前,挽起袖子,露出了自己擦伤的手腕。

白皙柔嫩的肌肤上,确实有好几道深红色的伤痕。

安尹韦一向最疼爱这个女儿,见状,也不忍心再去苛责了。

“都是那个傻子的错,老爷,你不能因为一个傻子错怪了若缨啊!要不这样吧,咱们把傻子送去王府,是死是活由他们王府定夺。

反正就是冲撞了一下马车,你早前差去打探消息的人不也说里头的嬷嬷没什么大碍,就是擦伤了一点皮肉吗。

再说了,不就是伤了一个嬷嬷,咱们多送点礼,这事肯定就这么过去了。”

严氏也急忙爬了过来,拉着安尹韦的裙褂继续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哀求着,还给安尹韦出了一个在她看来最好不过的主意。

“糊涂!那安亲王是这么好打发的吗?他是个谁都不讲情面的主,你以为那个嬷嬷和咱们府里的老妈子是一样的吗?

她是安亲王的乳母,在王府的地位无人能及,上次她回京,看热闹的旁人就多嘴说了一句不过就是个地位卑贱的嬷嬷,摆的什么排场,当场就被安亲王的侍卫给抓了,愣是生生把他的舌头给割了下来。”

第二章 重生成傻子

这事当初整个京城闹得沸沸扬扬,甚至还有人借此事参到了皇上那里。

可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皇上不但没有怪罪于安亲王,还把参他的那几个官员给发落了。

想起这事,再想起自个家今天闯的祸,安尹韦不由得的又吓出了一身冷汗,于是,刚刚缓和了两分的脸色又黑了下来。

“你,等会就和我一道去安亲王府给安亲王赔罪,到时是死是活,只能全凭他发落。”

“老爷,不成啊!这不成啊!这事是那个傻子干的,你不能让若缨去啊!要去也得是那个傻子去!这事和若缨没有关系。”

看到安尹韦打算把自己最疼爱的女儿折损进去,严氏哭得更厉害了。

“你以为扔一个傻子去,就能打发得了安亲王吗?你们两个当时都在场,都得去!还有你,也跟着一道去。”

安尹韦看了看严氏的大肚子,心里有了主意。

“我?”

严氏摸了一把泪,却也看出了安尹韦好似心里已经有了什么主意。

“我领着大肚子的你亲自去安亲王府谢罪,咱们直接跪拜在王府门口,年初一的,人来人往的大伙都看着呢!怎么说我也是四品官员,安亲王总归不会一点面子都不给的。

再说了,这事的罪魁祸首是傻子,咱们把傻子给他,是死是活任凭他发落。

咱们都折损了一个傻子了,又有那么多人看着,你还挺着一个大肚子,想来那安亲王为了顾及颜面也不会继续追究做的太过分。”

这在他看来简直是两全其美的法子,既赔了罪,还能了结了一直是他心病的痴傻女儿。

他自认在京城也算是个有脸面的人,但是家里有这么个痴傻女儿,总让他觉得脸面无光。

如今又闯下这样的大祸,他更是恨不能把人一送到安亲王府前,墨少卿就亲手剐了她。

躺在里间的安夕颜被外头的哭声和斥责声,吵得脑袋瓜子疼。

要不是浑身烧得滚烫,全身都疼得好似要被硬生生给拆散了一般,她到现在都还不会相信自己竟然重生了的事实。

她前世叫萧湘湘,至今已经死了五年。

当了五年的无主飘魂,再一睁眼,竟成了京城知府安家最小的嫡女安夕颜。

说来,这个安夕颜也是个可怜的主,五岁那年一场大病,烧坏了脑子,如今十岁了,还连话都说不利索。 

虽说是嫡女,但是娘亲早亡,唯一和她血脉相连的嫡姐三年前也出嫁了。

因为痴傻愚钝,在安家没人将她放在眼里,就连府里最低等的粗使丫鬟老婆子都能对她呼呼喝喝。

早年的那场大病,烧坏了她的脑子,后面又没有好好调理,她的身子一直都很差。

尽管已经十岁了,却跟个豆芽菜似的。

今早受了一场惊,又被安亲王府的马车踩断了两根肋骨,她疼得昏死过去好几次。

但这些都完全没人在意,安家现在个个都恨不得她死。

前厅之所以闹得这么厉害,还得从今早的事说起。

第三章 愣生生割掉了舌头

今天是年初一,京城的人都有年初一去祥云寺祈福的习俗。

严氏因为怀孕不便出门,进香之事便由安家现在最大的长女安若缨代替,安夕颜原是不想出门的,但是安若缨偏要拉着她一道出门。

不为别的,就为有她这么个傻子的衬托,更能显得她聪慧大方。

安夕颜拧不过她,只得和她还有丫鬟婆子们上车出了门。

京城高官遍地,像他们这样的四品知府算是最最不起眼的了,所以进香之前,还得由其他的高官先进香,一品一品轮到他们为止。

安若缨坐在马车里百无聊赖的等待之际,不顾贴身老妈子的劝阻,下了马车透气。

安夕颜随即也跳下了马车,就在这时,打马而来了一辆极其豪华的马车。

“哟!这不是安亲王府的马车吗!”

“看样子安亲王也来了。”

“话说这安亲王回京也有五年了,还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呢!”

“我可听说他眼似铜铃,一脸络腮胡,不仅凶神恶煞,还长着一对渗人的獠牙。”

“那可不对啊!我听我那礼部尚书的姐夫说,安亲王年纪轻轻,长得玉树临风,容貌翩翩,是个美男子。”

“长得到底如何,想个法子看看不就得了。”

围观的旁人开始怂恿。

站在马车前抓着两串糖葫芦啃得正高兴的安夕颜,都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背后的一个猛力推倒在了安亲王的马车下。

突如其来的冲撞导致马儿受了惊。

马车翻了,倒在地上的安夕颜看着散落一地的糖葫芦,还没来得及呼救,就被马蹄子踩晕了。

呸!

什么为了救自己受伤了,她用脚趾头都能猜得出背后推自己的人是安若缨。

她是想张口为自己辩解两句的,可是现在她因为高烧,又断了胸前的肋骨,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能不能挺到下一刻都难。

迷迷糊糊间,安夕颜感觉自己被抱了起来。

“冷……”

烧得浑身滚烫的她,颤颤巍巍的从口中吐出了一个字。

“老爷,病成这样,别还没到王府门口就死了,那不是更惹安亲王不悦吗?”

安家管家吴大同看到怀里抖个不停的安夕颜,满脸担忧。

“我还就巴不得她死在王府门口,人都死了,到时安亲王就是不悦也拿咱们没辙。”

忙着和严氏商讨送什么礼品去赔罪的安尹韦,看都没看昏迷中的安夕颜一眼。

很快,她被抱上了安家的马车。

一上马车,她又疼得昏死了过去。

等她再睁眼,穿着单薄的自己已经被摆在了安亲王府大门口的地上。

安尹韦领着挺着大肚子的严氏,还有脸上印着好几道巴掌印的安若缨也都跪在了地上,旁边还放了一大堆的补品。

“嘎吱——”

安亲王府的大门缓缓打开。

府门口的阵仗把门房给吓到了,立马转身进去通报了。

很快就看到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领着下人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郝大通也被眼前的这个阵仗给吓了一跳。

“安知府,你这是做什么!”

他疾步走到安尹韦的面前,黑脸呵斥了他的同时抬头看了一下周边,已经站了不少围观的人群。

第四章 要挟

“微臣该死,是微臣教而不善才让我家的痴傻儿今早鲁莽冲撞了王府的马车,现特地带着妻儿过来给王爷赔罪。”

“你们这样成何体统,有话站起来说。”

昨儿过年的时候,家里的老太太就已经发了狠话,说王爷这三年树敌太多,王府不可再像从前那般招摇,凡事都一定要低调。

今早老太太的马车被冲撞了,胳膊肘都撞伤了也没去安家找麻烦,也正是因为这个。

他们王府没去找麻烦,这安家却自个把麻烦送上了门。

一大家子大过年的这么跪在王府门前,这事明儿要不想成为京城热议的话题都不可能。

郝大通想把安尹韦拉起来,可他卯足了劲跪在地上,就是不动弹。

“微臣该死,还请王爷恕罪。”

在王府真正的主子没发话之前,他是不可能会起来的。

他跪拜的时候还故意喊的很大声,目的就是要让周边的人都听到。

反正他已经做好了折损家里这个痴傻儿的准备,他甚至恨不能安夕颜现在就断气。

“我们王爷一早就进宫了不在府里,且我们老太太都说过了,这事不怪罪你们。”

“啊?!”

安尹韦吃了一惊,有些不敢相信。

但就是他不愿起来的举动,还有怀孕受伤的妻儿都来的阵仗,却惹来了郝大通的怀疑。

他在京城活了大半辈子,伺候主子多年,什么风雨都经历过,早就混成人精了。

“安知府,你好歹也是从四品的官,大过年的你领着有孕有病的妻儿跪在这里变相要挟我们王府是何居心?你又想置我们王府于何地?”

郝大通犀利的眸光在安尹韦的脸上扫视了一遍又一遍。

主子这几年在京城树敌太多,昨儿老太太说要低调,今儿他们安家就急不可耐的跑来闹事。

说这事背后没有人搞鬼,他可不信。

“不是的,我……我们就是来赔罪的……”

豆大的冷汗从安尹韦的额头上滚落下来。

“赔罪?若只是赔罪,你亲自送了这些补品上门,再问候我们老太太一下便是,又何须弄出这样让我们王府难堪的阵仗来。”

郝大通的脸色愈发难看,眼神也越发的犀利。

他看了一眼躺在地上,衣衫单薄,身子微微颤抖的安夕颜。

自他出门,这丫头的眼睛就没有睁开过,小脸红得就好似火烧一般,小嘴起满了燎泡,听她的气息也是只出不进。

若是这个小丫头现在就死在了王府门口,那他们王府和主子,肯定又会被推到风头浪尖上。

他这辈子最怨恨的便是在背后打他们主子,打他们王府主意的人。

“我……我……”

安尹韦脑门上的汗掉得更厉害了。

谁会想到安亲王府的人竟然不会追究早上的事,他们不追究,自己这样贸贸然的上门闹这么一出,就是没旁的心思也会被人断定这背后肯定有什么预谋。

“别废话了,赶紧滚!”

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郝大通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

不管这个安知府有没有暗藏其他的心思,现在让他赶紧带人滚的最好。

就在双腿跪的发麻的安尹韦欲起身之际,一辆用红底黑边丝绸装裹,金丝线镶边的豪华马车停在了府门口。

第五章 乱棍打死

看到自家主子回来了,郝大通的脸色更难看了,撇下安尹韦他们,急匆匆朝马车走了过去。

黑色的车帘缓缓挑开,最先出来的是一双黑底金线绣云纹的鞋。

随后一个高大的黑影从马车里钻了出来,与之一起的,是他身上散发出的阴鸷冰冷气场。

墨少卿淡漠的扫了一眼跪在自己府门前的一大堆人,冷幽幽的冲郝大通开了口。

“怎么回事?”

这次额头暴汗的变成郝大通了。

“早上老太太去祥云寺上香,被知府安家小姐给冲撞了马车,老太太伤了,安家来赔罪。”

“伤哪了?”

听到乳母受伤,墨少卿的眉头旋即蹙了起来,声音冷得犹如北极寒风。

“撞伤了胳膊肘,已经请太医看过了。”

看到主子不悦,郝大通吓得都不敢伸手去擦脑门上的汗。

“哪个不知死活冲撞的?”

藏着杀戮的眸子将跪拜在府前的所有人都扫视了一遍。

“是……是……是我们家的傻子。”

墨少卿的眸光略过安若缨的时候,安若缨几乎是鼓足了自己全部的勇气冲他伸手指了指躺在地上仍旧陷入昏迷的安夕颜。

安亲王墨少卿的容貌,果然如那人说的那样,但玉树临风和容貌翩翩这两个词压根就不足以形容他俊美的十分之一。

反正,她长这么大,还从来就没有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男人。

且看他的年纪,最多不过就二十二三岁,这让正巧适逢婚嫁年龄的安若缨紧张又欢喜不已。

她推傻子闹出的这么一场,也不是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她的容貌才情在同龄的姑娘里是能拔得头筹的,她不信自己入不了墨少卿的眼。

就在安若缨的脑子里盘算着这些的时候,墨少卿已经略过她直接走到了安夕颜的身边。

躺在地上冻了这么长的时间,安夕颜这会子的气息更弱了。

“拖下去乱棍打死。”

墨少卿的声音透着决绝的清寒,让人冷到了骨子里。

在场所有人都狠狠倒吸了一口气。

这……这……

这安亲王果然真如传说中的那般残暴。

“啊?!”

郝大通也愣住了。

虽然知道自家主子的做事手法,但大年初一就见血好像不大好,也不吉利。

更何况老太太昨晚发话的时候,主子在场也是赞成的,这要是真把人打死了,这哪里低调的了。

“怎么?还要我亲自教你怎么做吗?”

墨少卿冷眼瞥了一眼站在原地没动作的郝大通。

不能低调又如何,他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伤他王府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可主子,她是个傻子,咱们要和一个傻子计较,这……”

郝大通怯怯地开了口。

“就是天王老子伤了我安亲王的人,我都要他剐一层皮,拖下去打死!”

墨少卿的声音更冷了,眼里的杀戮之意也更浓了。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照吩咐做事!”

郝大通摸了一把脑门上的汗,厉声冲身后两个小厮下了吩咐。

到了这个时候,安尹韦身上的衣裳彻底湿透了。

微信篇幅有限,

↓↓↓↓↓

历史学习网 该篇文章地址:https://www.lsxuexi.com/12/541787.html

阅读全部内容


标签:不是大腿如何抱紧第三

返回首页



推荐内容

世人皆知“儿孙自有儿孙福”,但下半句才是精华,却鲜有人知

众所周知,在我们华夏5千多年的岁月长河里,祖先们为后人留下了一笔宝贵的文化财富。而这些文化财富 ...

天下五绝那么牛,谁的势力最大?金庸:你看看谁在背后扶持明教

众所周知,金庸笔下有天下五绝,这五绝分别是东邪黄药师、西毒欧阳锋、南帝段智兴、北丐洪七公、中神 ...

老英雄张富清先进事迹,在他的老连队引起强烈反响

来源:解放军报·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 作者:唐继光 董云杰 柴华 安普忠 老英雄离我们并 ...

金刚伏魔圈威力那么大,如果杨过代替张无忌去挑战它,结果会怎样

倚天屠龙记中的金刚伏魔圈是一个威力奇大无比的阵法,这金刚伏魔圈一旦使将出来连武功天下第一的张无 ...

兵仙韩信为什么会被吕后斩杀?他死前说9字道破真相

中国古代出现了很多军事家,而在汉初就一位超级军事家,他被称为“兵仙”、“第一名将”、“国士无双 ...

马谡献了一个计策,诸葛亮写了一封信,连司马懿都在配合

背景:诸葛亮平定南中叛乱,献上出师表,准备起兵北伐,李严与孟达是昔日好友,为了配合诸葛亮北 ...

大连的日企,为何留不住人了?

(地图来源:大连城市规划馆) ◎作者: 胡万程 ◎来源:公众号“南风窗” 摊开大连的 ...

本应守护秦陵的12金人,后来去了哪?专家:嬴政知道要气得跳脚

拥有万夫莫当之勇的秦始皇开创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大秦帝国,他大刀阔斧的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及创新,让他 ...

说说天津卫——话说英租界的戈登堂

清朝时有很多洋人为清政府效力,他们中有很多得到皇帝的赏识,还被封了官,比如汤若望、郎世宁等等 ...

宋炳军:风雨过云楼

20世纪50年代顾家宅院及过云楼所在的铁瓶巷 “过云楼”是一座私家藏书楼,位于今天江苏省 ...

王重阳到倚天里,能打过张三丰么?你看少林佛像背后的字是谁刻的

金庸笔下的王重阳和张三丰,都是武功奇高无比的顶级高手,这两人都各自开创了一个顶级门派,也就是王 ...

还原《权力的游戏》中真实的比武大会:骑士冒死厮杀是为了什么?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猫儿爷 看过《权力的游戏》的朋友们肯定对魔山与“百花骑士”洛拉斯骑士之 ...

她是最悲情才女,本是贵妃命却落发为尼,留下三首词作,哀婉动人

在动荡的历史时局里,人经常都会感到有种“风雨欲来风满楼”的气象逼近。那时的南宋,就像瑟瑟秋风中 ...

北京一高校,学生上课楼下惊现一古墓,墓主为何人?

去北京,大家一定会去哪些地方,故宫,长城?北京作为我国的首都,是有着三千多年历史的古都,在不同 ...

唐朝的终结者朱温,为什么人称“禽兽皇帝”?他做过哪些禽兽的事

朱温的名声不弱,但无一例外,都是讽刺挖苦的。 朱温是何许人也,他是大梁王朝的开创者,也是大唐 ...

算算秦朝大一统的经济账,到底划不划算?

撰文 | 任大刚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灭掉六国,统一中国。两千多年来,这一历史事件被反复模 ...

世界最好的总统,廉洁奉公,穷困潦倒,但最后却不得善终

中国古代一直是强调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认为好的人必然具有好的下场,这反映在国家层面,也是如此 ...

家长们为何抵触cosplay,cos圈真像大人们想象中的那么乱吗?

随着动漫产业的不断发展,cosplay也逐渐被大众所接受,但其实很多家长们只是表面上接受,内心 ...

民国第一女魔头去向成谜,史学家为此争议不断,最终是否真被枪决

清朝末年,内外皆动荡不安,中国大地面临着极大的民族危机。谁又能想到这时清朝皇室出现了一个令 ...

伊沛霞《宋徽宗》对宋朝财政的理解是不准确的

美国华盛顿大学历史系讲席教授、知名汉学家伊沛霞女士积十年之功,写了一部《宋徽宗》,在这本人 ...

有颜还有实力,布列塔尼犬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布列塔尼猎犬的饲养者都知道,布列塔尼猎犬既有漂亮的外表,又是猎人狩猎的优秀伙伴。 他具有猎犬 ...

哈哈|释迦及佛教之古华夏渊源考

摘要:上古印度(尤其释迦族、佛教)与华夏大有渊源。古华夏人在雅利安人之前很早就深入到印度河流域 ...

印度最危险的时刻,总理府紧急迁往孟买,国家非常绝望

从世界历史来看,全世界200多个国家,要论最自我感觉良好的国家,恐怕那只有印度莫属了。印度虽然 ...

欧洲历史上五大步兵方阵,拿破仑凭借最后一种纵横天下!

古代战争中国人更喜欢依靠的是谋略,所以诞生了《孙子兵法》和《三十六计》,可是西方的欧洲人却诞生 ...

葬送掉宋朝国运的幽州十六州,在现如今的什么地方?

燕云十六州,直接葬送掉的,正是大宋王朝的国运。 有人说,大宋王朝之所以在与辽国,以及金国的战 ...

真相|“如果拥堵导致登珠峰死亡,为什么我的人全安然无恙?”

新华社加德满都5月31日电(记者周盛平)想登珠穆朗玛峰?对不起,因为人太多,交完钱以后还请 ...

乾隆皇帝只有17个儿子,除去早夭的没剩几个,为何还要把永珹送人

乾隆皇帝只有17个儿子,除去早夭的没剩几个,为何还要把永珹送人 乾隆作为清朝的第四任 ...

日本人爱干净是与生俱来的吗?古代他们养成一种习惯,每天做两次

日本这个国家,去旅游过的朋友对他们的印象一定会有改观,当然是抛开长达几百年的历史仇恨情结来说, ...

晚清军队用火器,八旗绿营被嘲笑不如大姑娘,淮军买枪只买便宜货

近代中国,屡屡遭到列强侵略,被迫签下多个不平等条约。面对列强的坚船利炮,清廷不反思自己的制度问 ...

决心反击越南时大洋彼岸寄来一封信,邓小平这样解决

越南在经历抗法战争的胜利后一度将自己列为世界强国之列,其原因莫过于有着苏联大国的支持,越南在苏 ...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仅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